突破創作框架,面對未知
——《片甲不留》郭偉倫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黎衍廷

郭偉倫導演新作《片甲不留》(Out of Frame)講述宋莊藝術村的藝術家面對着政府欺壓而做成的生活環境,有人為名為利去創作,有人早已看破世事繼續堅持原則。因受執法部門的打壓,有藝術家利用行為藝術將藝術推向極致。導演藉著他們的狀況和所作的選擇,去描寫出不同人對藝術的看法。

 

創作動機

郭偉倫說明自己創作的動機並不是希望向觀眾傳遞一種警告,而是希望觀眾能從多個角度去看事情,從而分辨是非。若果從單一角度出發,如政治或媒體角度去創作藝術,這都會影響創作目的。他希望藉着作品去分享對未來的擔憂。面對着未知的威脅,他表示自己會繼嘗試創作,令人們更能應付這些擔憂和威脅。

而且他表示自己一直都有關注內地的藝術圈子,留意到內地對藝術品炒賣風氣愈趨激烈。他認為這種風氣無疑能夠反映出內地經濟起飛之餘,也帶出了他們對藝術作品的價值判斷,因此這些都成為了其作品的部分情節。

 

創作過程

一套作品由零變一可謂花盡創作者的心機,《片甲不留》也不例外。縱使是有一個人物原型去啓發郭偉倫創作這個故事,但他直言最令人煎熬的部分都是劇本。故事主角的作品或行為藝術都是以真實人物原型的作品作依歸,自己則豐富背後的細節。

他也提到,原本的劇本與現在的大相逕庭。在資料搜集時,機緣巧合下看到關於行為藝術家的紀錄片,他對此很感興趣。可是,當他與友人討論時卻遭對方勸阻拍攝行為藝術家,因為他們很有可能透過行為藝術「搵着數」。但他並不同意,畢竟他們皆需付出很大來創作,因此觸動了他,將其加入作品中,成為一大元素。

 

創作後的感覺

距離完成作品至今約有三年,當中不乏負面情緒如失望和沮喪,這些也就是郭偉倫最先感受到的。他在後期製作花了一年時間,也額外花了整整一年去等待大型國際電影節的放映邀請。可惜直至今天,礙於它們對放映設立的規則,如必須是世界首映,或種種的選片準則,因此自己的作品仍然「無人問津」,未能在大型的電影節中播放。

郭偉倫第二種的感受就是「真實」。因為電影於「雨革」後完成,當中的情節很容易就和「雨革」扯上關係,因此距離很近,也感到很真實。誠如片中結尾的字幕,一些透過聲援,或行為藝術去支持「雨革」的宋莊行為藝術家都被判入獄。不論是內地還是香港,他也確實地感受到言論自由受到束縛,和未來狀況的威脅。

 

內地上映

當郭偉倫被問到會否希望在北京上映此作時,他毫不猶豫就答應了。他坦言自己希望在宋莊獨立電影節播放,很可惜這也不能保證可以無驚無險在內地上映。因為他自己也親身體驗宋莊電影節被當局腰斬的情況,也礙於政治理由,所以改成一個月放映一套作品。他透露,自己與主辦單位交涉過後,就會等待被安排一個合適的時機在內地播映。儘管他不知道被當局發現後有何後果,但重申盼望能在北京上映。

 

創作困難

對郭偉倫來說,製作這電影的困難,首當其衝當然是資金的問題。他雖得到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拍攝,可惜拍攝期間正值人民幣急升,變相減少資金,嬉言幸好自己尚有不少積蓄,因此能夠完成作品。

另一個遇到的阻撓就是自己的能力。他承認出來的成品比預期的中和得多,題材的敏感程度也下跌了。他坦率地道出有些部分未能達到自己的期望,創作期間希望作出突破,奈何自己有時也會多加思考和掙扎,說穿了也就是自己有沒有足夠的推動力。

 

 

 

logo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