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進擊之路》蘇哲賢映後談(節錄)

文:《獨報》記者謝琳禧

2013年,台灣民怨沸騰,民眾喜歡向總統丟鞋子洩憤。當時有一位單親媽媽也向馬英九丟鞋子,結果被控防礙公務罪。一位年青的律師主動走出來,要幫這位媽媽辯護。媽媽問他的律師費要怎麼算?律師回答說:「不用,當你在丟出鞋子那一刻,就已付了律師費。」這位律師,就是《進擊之路》裏其中一位胖子律師 —— 曾威凱。而這,導演蘇哲賢於《進擊之路》的放映後說,就是電影的起點。

 

問 —— 觀眾
答 —— 導演蘇哲賢

 


導演為何選「關廠工人案」、「洪仲丘事件」、「太陽花學運」、「鄭性澤死刑冤錯案」這幾個事件放進紀錄片?


最初我在雜誌讀到那丟鞋律師後,聯絡上他,知道他正為關廠工人案辯護。這是件關於國家與工人的官司,全世界應該只有台灣的勞動部才會花2000萬台幣去告工人。而當時他們同時在辦洪仲丘案,由於參與事件的被告軍人有20幾人,軍事法庭案需要很多律師。但這些案件的司法部門都在行政部門之下,如軍事法庭隸屬國防部之下,這是台灣的一個大問題。後來他們有參與學生佔領運動,則涉及立法部門。這幾位律師挑選案件是對應到國家層面的問題。大陸有不少紀錄片關於拆遷,但很難上升到制度問題的思考。我希望我拍的紀錄片不是只看見事件本身或人性問題,而是要指向國家。

 


台灣一般民眾對司法不公義的情況,有什麼看法?


台灣是個保守、對法律不關心的地方。例如,如果你被捉走,他們會覺得你應該就是壞人;而且會相信法官是有力的制裁者,很少思考法律上的問題(如死刑、審判程序的恰當性)。但經過學生佔領國會的運動後,大家有所改變,覺得甚麼事都可拿出來討論。同志婚姻、工人權益的討論也成為日常主流,亦有熱心的律師做懶人包,故此大眾現在對法律也甚關注。近年有些好笑的事情發生,如有法官在審判別人途中當場被捉走,因為他貪污三億又有三個老婆。大家會思考為甚麼會出現這種人。以前這種事是絕不能拿出來講的,現在都可以攤開來講。但當然我們對法制的品質沒太大信心,所以希望花時間去改良它。

 


《進擊之路》在台灣放映時,觀眾的反應如何?


我們在電影正式放映前,在網上以募資方式開放予公眾以每場台幣$25000(約$6000港幣)包場看電影。我們當時宣傳重點都以「工人權益」、「軍中人權」、「國會改革」等議題行先,所以主動來看的都是關注事件怎樣被拍出來的人,其次就是校園內的放映。這種宣傳方式幫助我們找到潛在的觀眾群,後來電影就在全台灣上映了。

我發現《進擊之路》特別受兩類觀眾歡迎,一是學校高三的青少年,他們高一時社會發生「關廠工人案」,高二經歷「洪仲丘事件」,高三則佔領國會。這幾個大型社會運動,讓他們感受很深。記得有一場映後座談,有位高中女學生問:「邱顯智律師,我現在還沒夠18歲,我可以為國家做些甚麼?」嘩,我回想自己高三時還在看《鐵達尼號》這種東西啊。這個時代的年輕人很早熟,有一種要為自己、將來做決定的意識。

另一群則是35到40歲、教育程度高、中產階級的中年人,對這部以律師角度來看已遍佈電視新聞裡的事件的電影很感興趣。記得有次一位廣告公司老闆包場,他專門做兩岸生意,竟請了100多個客戶來看。放映後有20幾人過來挑戰我說:「你這樣拍,是假設台灣是個不公不義的國家,這不對啊!」當時我心裏想:「這不是假設吧!」,他們就是天秤另一端的人,對自由貿易、工人權益的觀點跟我們完全相反,所以這部電影亦會重擊到他們。

另一方面,一般台灣電影都會受到文化部的支持,但他們這次則是完全隱形。因為片中那些社會運動裏,沒有民進黨的蹤影,他們感到尷尬。故此電影在宣傳上是前所未有的艱鉅。這是《進擊之路》作為一部政治電影面對的挑戰。

 


電影裏有插入一些香港佔領運動的畫面,然後有人說台灣幸好還有民主選舉。片中也有位律師說沒有人是完美的,我想,也沒有一個社會制度是完美的。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觀察。香港的法律制度也許因有普通法和陪審制度,而比台灣的好;而香港人也相對地對法律的看法較你剛提過的台灣人開放一點,香港政治制度卻沒有台灣的完善,你對此有些感想嗎?你認為台灣兩地在制度上有何出路?


其實我不太敢亂講,因為我了解的不夠多。我聽朋友說今年三月二十七號是香港行政長官的大選,現在已是一月,可是卻一點競選活動都沒有,後來得知,只有1200個人選,而且會有人告訴他要選誰。我第一下想到的是,這還蠻省錢嘛,但對於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投票權仍覺得荒謬。那位香港律師說台灣有民主選舉很重要。但這也是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因為台灣每年都有選舉,台灣人快受不了。但他有句話很重要,就是街頭的革命畢竟是體制外的,它在心理宣示上有它的力量,但最後還是要投入選舉、在某個地方表達出來。在雨傘革命後,不少人感到沒出路,因為那是個憲法的問題,社會沒找到有效的方式表達時,還是挺讓人絕望的。

但香港還是蠻聰明的,不少年青人去參加選舉和政治(主持:有些人的參選權利還是被剝奪了!)噢,對,有愛國條款。但年青人參與選舉是很重要的。台灣漸多年青人關心政治,他們不是想變明星,而是很清楚自己不參與,就有些很爛的人會選上來管你,因此自己要由自己來拯救。現在每個時代有不同想法,這可開放來討論,我對這還是樂觀的,獨裁者就是那些人,而非獨裁者則越來越多,所以大家共同協作,各部門都對抗腐化和不正當的行為,而香港至少還是能做到這點的。

 

 

 

 

logo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