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負着歷史學家般的使命——《撐傘》陳耀成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葉嘉兒

記錄香港雨傘運動的發展及影響,以及事前的歷史與演變,以一貫詩人的情懷發揮的陳耀成導演,再度發表作品——《撐傘》。當中說的不止是七十九天的雨傘運動,而是香港經營多年的民主路途,以及港人滿滿的情愫。

 

文學及真實的記錄


美國《Postmodern Culture》形容陳耀成的作品「同時是香港與美國主流之外的另類聲音,但卻朝向一個嶄新的文化領域。」《撐傘》從縱向交代香港民主歷史、橫向拆解不同意見立場持份者的意見,更尋索雨傘的美學、哲學及其當代意義,為《撐傘》帶來更具文學結構一的表達。陳導演指《撐傘》是真實電影(Cinéma vérité),在當中並沒有加入任何旁白。他期望能以寫實主義電影的類型,讓觀眾自己可從片段、不同立場及意見的訪問中感受。對於席間亦有數名觀眾表示受到感動,陳導演也致以謝意。

 

歷史學家般的使命


作品被臺灣著名電影學者焦雄屏形容有「有當代華語導演中難得有的歷史觀」的陳導演認為,紀錄片工作宛如歷史學家的研究。有別於新聞工作者,導演在記錄歷史時需重新審視脈絡,在拍攝前亦要考量事件方向是否清晰。他坦言創作需要沉澱及時間,而他是有福氣才能拍攝到《撐傘》。同時他表示,因自己不是新聞工作者,他亦難以將雨傘運動全面帶出,「因為不能每日都記下,我只是靠回顧後發現,再用故事去表達。」因此以致近年香港獨立思潮、本土派的掘起難以在作品內詳述之。

 

尋到烏托邦的精神


陳導演提及流行文化在八九十對華人很大影響,而片中出現的兩名香港同志藝人,黃耀明及何韻詩正是當代俵俵者,在香港雨傘運動有一定影響力。獨立導演陳耀成把將同志運動置於主流民主運動中,將兩者相提並論亦是本片之特點。陳導演表示此做法並非刻意,而是在運動中自然發生,故此他有義務去記錄。基於不同地方文化與背景,陳導演相信不少國家都抗拒將兩者混為一談,他感嘆而言:「這種烏托邦精神,在香港出現確是值得安慰。」

 

 

 

 

logo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