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沒在熱帶風情下的身份認同謎思 — 比嘉賢多《沖繩/大和》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陸穎芝

沖繩在旅遊勝地及陽光海灘的標籤下,隱藏着沖繩人對於自身作為沖繩人及日本人的矛盾。比嘉賢多導演作為土生土長的沖繩人,於日本「內地」攻讀電影後,回歸原點,以「心的界線」為題,透過環繞沖繩美軍基地的磨擦與討論,探討沖繩人對於身分認同的心理掙扎。

 

導演在拍攝時有既定的目標觀眾群嗎?


初衷是希望給日本內地人看的。但因為電影是有關沖繩本土的問題,我當然希望世界各地的人都能看到我的作品。我相信就算是日本內地,都只有一小部分人了解影片中提到沖繩及沖繩人面對的問題。人喜歡以膚色、語言、政治取態等不同範疇標籤自己及不同個體或群體,好能提高自身從而偏低他人。其實這也反映了一種心理上將自己及他人分隔起來的界線,我認為除了在沖繩及大和人之間,這條「心的界線」是世界每個人都擁有的。

 

導演在拍攝前心理上已經存有這條心的界線嗎?


沖繩人社會至今也經常使人「內地人」這類詞彙,這都反映了在我心中確實一直存在這條界線,但拍攝初期我還沒有想過將這個作為電影主題。決定以此為主題開始拍攝後,我的心的界線變得比以前更加明確,亦對作為沖繩人的身份認同變得更強了。

 

影片中大部分沖繩人都對自己的身分感到自豪,但年輕一代都偏向離開沖繩到日本內地發展,沖繩有提供一個充裕的環境給年青人繼續留在土生土長的沖繩發展嗎?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沖繩的就業率很低,而且貧富懸殊相當厲害,因此年輕人除了到日本內地發展,亦有一部分人選擇到東南亞,因為當地氣候及環境與沖繩較為相似,但我相信若果沖繩能改善就業率及薪酬等問題,會有更多年青人選擇留在沖繩發展,因為大家都是愛沖繩的。

 

導演認為沖繩人及日本人這兩個身份能夠並存嗎?


一位沖繩的思想家提過「Uchinaanchu」(沖繩語,解作沖繩人)這一名詞隱含了沖繩人希望成為日本人而不能的矛盾。就算是現在,被問及是沖繩人還是日本人時,沖繩出身的人會答兩者都是,但當被問及是沖繩民族還是大和民族時,他們會否定後者,答說自己是沖繩民族,但同時也是日本人。我相信至今沖繩人仍然面對着這種心理上的掙扎。

當問及沖繩人的身份認同,要先預設是以國家還是民族視點出發。若果是以國藉定義的話,他們會答自己是日本人,但以民族視點出發,他們認為自己是沖繩人。這是民族意識及國家意識分離的問題。

另一方面,因為二戰後的歷史因素及對美國統治的不滿,有一部分較年長的沖繩人強烈希望沖繩能復歸日本,這批人被問及剛才的問題,或許會答說自己是不節不扣的日本人。因此,沖繩人之間對於這個問題的答案,或許存在着世代的差異。

 

導演對琉球文化有何想法?


雖然我並不十分了解琉球文化,但就我所知,琉球文化相比起日本文化較為多元。例如琉球的皇宮夾雜了中國及日本的建築文化,王宮東門以日本風建築為主,西門則以中國風為主,前者用來接待日本來賓,而後者用來接待中國來賓。當時琉球還是獨立國家,為了跟周邊兩個大國保持良好關係,會有這類為了求存而減少紛爭的方法。另外琉球還深受東南亞影響,例如琉球音階、風葬文化等。

 

 

 

 

logo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