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只是抄襲的世界中尋找真我
——《大和(加州)》宮崎大𧙗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劉釗鏞

《大和(加州)》這電影名字明明是兩個不同的地方,卻被放在一起,顯得格格不入。但正正是這份突兀感,更突出了在大和這地方背後的歷史。大和本是屬於日本國土,但歷史卻賜予它一個規限,那就是大和居民不能進入圍欄的另一端。原因是其所在處接近美軍基地。而這電影就是在這規條中展開⋯⋯

 

無聊與有趣的結合


導演宮崎大𧙗的家鄉正正是大和。對他來說,大和是一個很無聊的地方。但偏偏六年前的地震,令他對大和有了另一種感受,他希望能夠拍一齣關於自己家鄉的電影。於是宮崎大𧙗便開始集資,更邀請朋友到自己大和家中作客,聽取外來人對大和的看法。從閒談中,友人發現大和每隔五分鐘便會有美軍飛機飛過的聲音,對這情況感到稀奇。但對大和居民,包括是導演自己,因習以為常,一直忽略。經過友人點醒,宮崎大𧙗便把這有趣元素加進電影當中,加上自身對音樂的興趣,便產生了這齣電影。

 

亂世中尋找自己的聲音


常人道:電影是社會的縮影,這句話並無道理。於近代日本,人們與社會關係撕裂,日本居民很少注意社會問題。而片中的弟弟角色正是日本人民的寫真。他們在家接收信息,看到其他城市發生意外都只會抱着隔岸觀火的態度,並不會採取任何行動。這是日本社會最根本的問題。

另一個倒影便是男性主體價值觀薄弱。於電影中,爸爸、弟弟的形象都十分薄弱,這是宮崎大𧙗的刻意營造。雖然日本男性仍然有一定地位,但整體上女性較男性更有自信,更有主體價值,故此刻意把主角放在女性身上。宮崎大𧙗說:「要不是有天皇陛下,男性的自我形象也不能建立。」因此他寄望現在弱勢的男性都能為自我價值而努力。

 

電影中社會的倒影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沖繩的就業率很低,而且貧富懸殊相當厲害,因此年輕人除了到日本內地發展,亦有一部分人選擇到東南亞,因為當地氣候及環境與沖繩較為相似,但我相信若果沖繩能改善就業率及薪酬等問題,會有更多年青人選擇留在沖繩發展,因為大家都是愛沖繩的。

 

不只大和,還有沖繩


《大和(加州)》上映時,恰巧遇上另一齣電影《沖繩/大和》。這兩齣電影都有一個共通點,都是展現和代表日本是一個怎樣的地方。於是兩位導演,比嘉賢多和宮崎大𧙗都就這根本問題作了討論。最後得出了一個結論:要是福島是在接收東京的垃圾,那麼沖繩是接收不同地方的垃圾。

他們均認為沖繩人民對於自身的迷惘不亞於大和人民。沖繩因為島嶼關係,與日本分隔,同時又與台灣相近,引致他們對於自身身份模糊。而另一方面沖繩地方政府與東京國家政府有很多金錢上的糾紛,令到日本政府會以極端手法報導沖繩。問題不斷發生,為沖繩帶來衝擊,以致沖繩與日本的人們互相攻擊,人民亦看不清前路。

宮崎大𧙗在映後談中提及自己會透過日本的援助金和比嘉賢多的幫助去拍攝下一齣電影,而主題正正就是以沖繩。面對上述種種問題,他會以怎樣的形式去呈現沖繩的現況?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logo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