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短片選:短暫經歷七段人生

文:《獨報》記者葉嘉兒

《港澳短片選》日前於兆基創意書院放映室完滿舉行,當中揀選港澳兩地七部短片習作放映。香港獨立電影節為此安排映後問答環節,讓觀眾與製作團隊直接交流。

 

《馨姐的一天》 編織出屬於社區的故事


「草根電影2016:編織電影拍攝計劃」是由影意志與六廠基金會合辦的一個社區藝術電影拍攝計劃,以獨立電影導演崔允信與盧鎮業作導師,與一班學員共同製作一部圍繞紡織與成衣工人的故事的草根電影。計劃今年是第二度舉辦,致力提升學員拍攝的素質及影片的水平。

 

問:可以說說你們的劇本構思嗎?


學員:這個短片計劃主要是關於紡織與成衣工人的故事。我們在拍攝前做了大量資料搜集,包括到布廠與相關員工傾談。劇中的馨姐並非真實的一個人,我們構思劇本時參考了不少工友的故事,例如我自己以及其他學員有從事紡織業的家人,我們都向他們咨詢了不少事情。最後,我們將不同手工行業的姐姐所面對的問題加入了片中,務求呈現他們的生活情況。

 

《撞牆》揭露虛擬世界的假象


問:導演為何選用此題材?


孔慶輝:我想拍一個關於人轉變的故事,於是編劇提供了個關於一個人在網上紅起、繼而轉變的故事。我因而聯想起自己使用社交媒體的情況,並將此作電影的題材。

 

學員:這個短片計劃主要是關於紡織與成衣工人的故事。我們在拍攝前做了大量資料搜集,包括到布廠與相關員工傾談。劇中的馨姐並非真實的一個人,我們構思劇本時參考了不少工友的故事,例如我自己以及其他學員有從事紡織業的家人,我們都向他們咨詢了不少事情。最後,我們將不同手工行業的姐姐所面對的問題加入了片中,務求呈現他們的生活情況。

 

問:電影名稱為何叫「撞牆」 ,片中撞牆的情節意義為何?


孔慶輝:叫「撞牆」的原因很多,其一是當我一想起沉迷手機上網,總是不知為何地聯想到撞牆。另外,撞牆情節是因我們在建立劇本的資料搜集過程中,想知道有否一些病態的網絡現象出現,而其中我們找到冰桶挑戰。人們參與當中,但慢慢原意卻被扭曲。故此我抽出其動作元素放入此片中,探索當中的演變可能。

 

問:沉迷上網都似是年輕人居多,何以選角找中年人?


孔慶輝:我們最開始想避免一談網絡,大家便會聯想到年輕人。其一原因是,我發現我媽媽有了智能機後會十分看重它,例如與親友聊天後會不停反覆聽自己的錄音。我們對這些熱情已經過去了,但在她身上,我發現那種最純粹的熱愛。其二是故事講的都是人想要的認同,所以我想一改其既往刻板印象,在選角方面有非傳統的做法。

 

《七月燒衣》真實發生在社會的盂蘭鬼故


問:你為何選用此題材?


蔡嘉儀:故事中的舅父是真有其人,他正是我的舅父。在他身上真的發生過因政治問題而「被失蹤」了五年的事。一路以來他都不願表達當中發生何事。而我與舅父關係較好,所以他不時與我透露。不過可能因他思緒混亂,所以未能完整、有邏輯地交代清楚。他曾表示自己在內地曾入監獄,但原因不明,我亦不知真假。去年當我得悉有「澳門影像新勢力2016」時,我希望將此事化作劇本、拍成短片。

 

問:電影中為何加插小野與奇幻女子的情節?


答:因我的舅父年輕十分俊俏,如像呂奇般,我好想將他以前風度翩翩的形象帶出。他年輕亦不乏女士傾慕,然而他的人生有數年消失了,人漸現老態,我想把曾是活潑精靈的他呈現在銀幕。所以靚仔可以找誰呢?當然是小野!而女鬼的原意,是想試以鬼的題材去表達連舅父他自己也不清楚的狀況;關於我們也不了解的那些事,我想在香港也曾發生吧!既然我們也不知當中原因為何,就當是鬼的所為吧。加上,其實鬼都可以很可怕亦可愛,而有時人比鬼更可怕。我是想表達人與鬼一樣時而可怕時而可愛,雖然在執行上未必成功。

 

《牛奶計劃》 —— 那些過剩的營養


問:你為何選用此題材?


姚露欣:我本來正職是一個幼稚園老師,而電影靈感都是源於自己曾任教之學校。我自己一向對小朋友特別敏感,與他們溝通亦有信心。我一直很渴望以小孩作題材拍攝成影片,後來得到澳門文化中心「澳門影像新勢力2016」的資金,就把它實現了。

 

問:劇中小朋友演出自然,你是如何邀請他們及如何拍攝?


姚露欣:有的是我以往工作過的幼稚園的家長幫忙找,有的是我教畫畫的學生。因為我自已是幼稚園老師,故以自己一套語言去扮演上課模式拍攝。若要求他們背對白是不可行的,反而考驗到自己。而巴士仔是因他本身熱愛巴士,與他傾談,知道他平時乘巴士會背誦巴士站名,令我感讚嘆,因我也未必能記起。劇中的小演員在其中都是飾演着自己,所以顯得自然。

 

《九月二十八日.晴》—— 以家庭情感切入城市的命運


主持:導演可說說感想嗎?


應亮:我剛算了一下,這部短片在香港較標準的電影院內播放是第二次。第一次是去年二月在灣仔Agnes b.戲院,之後就是這一次了。在香港這相對地條件較好的地方,這個放映的次數還是較少、有點遺憾的。但這對我來說更多是一個學習——學習這城市、如何融入及與其對話、讓自己進步。謝謝影意志——這部片的聯合製作人之一,當年以眾籌方式收集到三萬元的製作費。對於能在香港重新說故事,我感到十分榮幸,在拍這部片前,我已有四年沒以故事的方式拍攝及與人溝通了,希望將來會有更多機會再進一步!

 

問:那場兩父女喝湯的戲,一共多長、是一鏡到底嗎?我認為處理得很好,氣氛凝聚得非常好。


應亮:這短片其實改編自香港作家陳慧九十年代的兩篇短篇小說《第十六分鐘》和《味道·金寶菜湯》。那場喝湯的戲和對話,基本是就採自《第十六分鐘》母女的故事。在拍這部電影前,演員們到了那拍戲的房子感受、互相交流。而那所房子過去真有長者住過。事前我設計過分鏡,但演員經歷了三星期的準備和排練,已完全融入故事和環境裏了,到正式拍攝時一坐下來就演,一鏡拍下來,我和攝影師都覺得很好、完全沒有分鏡的必要,就這樣四分鐘。這要感謝兩位出色的演員、攝影師及那個場景——那是深水埗的海壇街唐九樓,它幾乎就是我第三位演員。

 

《安琪兒》—— 動盪背後,支撐着日常的那些人


問:為什麼你選擇用古琴作電影的配樂?與故事有何聯繫?


陳上城:本來音樂上我用了布梭尼(BUSONI)改編巴哈的綱琴作品——BWV664,這是我在寫劇本時一直聽的音樂;而剛巧因這次女主角是素人,她在看過劇本後未可立刻掌握故事,我知道她有彈綱琴,與聲音更有聯繫,所以讓她聽這首音樂。後來她告訴我這首音樂幫助她進入故事。可是到拍攝過後,我們在後期製作時,卻覺得這首音樂太配合故事,撞擊出來的效果反而不好,所以就再思考其他的可能性。後來問過一位古琴老師王穎苑的意見,而我個人也喜歡中國藝術,我覺得裏面的含蓄和氣韻可流露多點情感去表達,故在配樂上有更大膽的嘗試。有影評人看過後表示不喜歡這短片,感覺像在看《聶隱娘》(觀眾大笑:但我不覺得),但我反而覺得增加了詮釋的空間。對我來說,風格不是一種外表的東西,而是內在文化記憶的演繹及流露。作為一個受儒、道文化影響的中國人,從這裏出發、找尋靈感,才可與我的作品互相配合、聯繫。

 

問:故事背景設定在洗衣店,是否有特別意義?我邊看邊想,這是否在暗喻歷史資料館之煩的地方?


陳上城:這或者可從我個人經驗說起。在我參與佔領運動初期,我常想為何沒有多點人加入,令運動成功的機會大點?但後來我意識到自己的幼稚——我之所以可長駐運動現場,是因為背後有很多人支持,如我太太照顧着我們起居和孩子。我不能指責他們不關心這場運動或很自私。於是我慢慢去想,背後有什麼人在支撐着整個佔領現場的運作,而那些沒機會去人在想什麼、又怎樣受整場運動影響?例如所些提供一些基本需要補給的人,如飲食、洗衣店。由於我叔叔有家洗衣店,所以我有很多童年記憶在那發生,故最後想到抽離這個打得火熱的運動時,以一家很小、但與人很貼近的店,去開展這個故事。而那家洗衣店,很熱很窄很焗的同時,也提供了我們整個創作團隊很多靈感。

 

 

 

 

logo 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