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國際政治學者到紀錄片導演 ─
馬寶康的《香港本色》

文:陳子雲

《散後》劇本早於2013年開始構想,打算從五個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物鑽研身份認同,後來雨傘運動爆發,正好為故事提供了絕佳的背景。

香港本色在哪裡?對馬寶康而言,香港本色潛藏在投身政治的本土派青年的情緒裡。


馬寶康(Malte Philipp Kaeding)專研國際政治,現為英國薩里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他第一次拍攝的紀錄片《香港本色》,鏡頭聚焦到香港本土主義思潮,訪問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黃台仰等本土派領袖,內容遍及2016年的「魚蛋革命」、立法會選舉及梁天琦遭「DQ」。回顧數年間本土派種種大事,本土主義思潮與幾位人物同樣經歷高山低谷,這股思潮冒起得既急且激,政權的打壓也如暴雨狂風。

「《香港本色》與我的學術範疇有關。最初這是一項研究香港本土主義思潮及情緒政治的計劃,我希望透過訪問,呈現參與社會運動當中的人的情緒。後來發現,拍攝一部紀錄片,比學術文章更能直接傳達受訪者的情緒給觀眾。」馬寶康之前專研香港選舉政治及本土議題。他雖不諳廣東話,卻指着場刊裡的電影名字說,「香港本色」一名乃出自他手,是他最愛的港產片《英雄本色》,也是英文名字「Black Bauhinia」(黑色洋紫荊)裡,反修例運動中黑衣人潮的指涉。

「明顯地,當年本土派提倡的政治理念及動員,在反修例運動中逐一實現。」當中最明顯的,相信是當年梁天琦的競選口號「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成為了目下香港人最廣泛的共識。即使梁天琦已經入獄,黃台仰流亡德國,那八字串連起今昔香港青年的希冀與憤怒,無力與失落。身為導演,馬寶康目睹受訪者們受苦,內心也頗受觸動。

「那是去與留的問題,梁天琦與黃台仰兩人又相當能呈現青年投身政治時,面對打壓,不知何去何從的複雜情感。」他又提到,不但「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成為反修例運動的精神,而且有更多的年青人繼承了兩人的去留掙扎。有人流亡台灣,有人面對無了期的檢控程序;肉身的傷痛,和精神的苦痛緊緊連繫。他回憶自己的青年時代,和梁、黃年紀相約的時候,美國攻打伊拉克一事,最令他感到「應該要做些甚麼去改變現況,爭取更公義的社會」。但是他認為,自己當年為美伊戰爭所感受的,相比之下,實在無法與香港年青抗爭者此刻的感受比擬。

《香港本色》拍攝了兩年,馬寶康每來香港一趟,就把握機會拍攝,螞蟻搬家般完成紀錄片,前後只有兩個crew members。而梁天琦的訪問內容,又因他面對暴動罪審訊而拍得不足夠,於是情商《地厚天高》(2017)的導演林子穎及本土派青年凱撒提供片段,但他沒有因而感到挫折,從學者跨界到導演,他倒樂在其中。

「那也是我發表的研究成果啊。」他笑說,下一部紀錄片仍會圍繞人的情感,可能會拍攝一群瑞典前網球手比約波格(Björn Borg)的粉絲。

(相片由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