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厚天高》映後座談會

鎂光燈後的個體──香港獨立電影節2018開幕電影《地厚天高》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梁莉姿

香港獨立電影節2018於1月15日拉開序幕,以紀錄片《地厚天高》為開幕影片,電影以前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為主角,拍攝他在公眾視線背後的日常。導演林子穎出席映後座談會,她談到本星期除了為電影節開幕,也適逢新東及九西民主派初選結果公布及旺角暴動案開審。從2016年梁天琦首次參加新東補選;同年9月立法會選舉;至早幾天民主派初選,短短兩年內,香港已經歷多個選舉,她感慨,不論是天琦、戲中人或她本人──香港人,在她拍攝的兩年間,原來已走過這麼多崎嶇的路。

因造勢大會的感動而開始跟拍

談及此片的拍攝源起,林子穎說當時剛完成前作《未竟之路》,想找新的題材拍攝,其時旺角騷亂與新東補選皆成話題,而身邊及面書上的朋友普遍支持梁天琦,遂對他有所好奇,便偕友人出席其造勢大會。她回憶當晚,非常感動,不僅因梁天琦的發言,而是在場的羣眾多為年輕人,與普遍政黨之支持者多為中年人的狀況不同:「大家像看五月天演唱會,會持牌大叫。這份熱情令我很感動。人們常說,雨傘運動後,香港人變得政治冷感。但那晚讓我知道不是這樣。」她便下定決心,開始跟拍其參選過程。

誠如她在多個訪問提及,這是一齣青春片。拍攝早期,她被天琦在造勢大會的表現及媒體塑造影響下,以為他是一個很熱血的人:「我以為會拍得像《網球王子》一樣。」但在過程中,慢慢發現到他立體而個人的一面,她認為這一面比起選舉過程、政治論述更好看,更值得拍攝。

以紀錄片成為公眾人物與觀眾的連結

被問及拍攝這齣電影的最大困難,她說是自己難受的心情。林子穎認為紀錄片的形式迫使導演要與受訪者很貼近,但又同時在剝削或僅僅旁觀他人的痛苦:「何以我的拍攝對象,總是這樣蒙受苦難?」相較下當記者或傳媒式的拍攝,可保持距離,顯得客觀理性。但當一個紀錄片導演,被訪者的情緒卻會同時影響導演的情緒。另一方面她常提醒自己不要被影響,因而面臨更大掙扎:「有時看到天琦受的打擊,不論是外在的:如政治打壓、被DQ、被噴胡椒噴霧;或是內在的:如他不開心、不想做下去了等等,即使那不是梁天琦,只是一個路人,他向我傾訴,我也會不開心。」這是她拍攝後至今的最深感受。

她仍然希望電影能給更多人看到,一方面能接觸不同政治光譜的人,讓他們理解公眾人物在鎂光燈背後立體的一面:「我有許多朋友本身並非本土派,甚至反對天琦的政治主張,但也有來觀影;又如我媽媽,她是表面中立實則建制,投票時會投自由黨,但她也看完後,也會認同天琦。」;一方面讓更多與天琦經歷相似的抗爭者知道,除了她外,還有許多觀眾,願意去理解和懂得他們:「我給梁頌恆和游蕙禎都看了,不幸地我沒有機會給黃台仰和李東昇看。這些故事主角,或與天琦經歷相似的人,不僅是本土派,或是曾涉足政治、進入公眾視野的人,相信觀影時會有最深感受。一個人成名後,總有很多標籤貼在你身上。但我希望讓他們知道,不僅是我,還有很多人有興趣,想關注他們一直經歷的事,想了解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