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導演短片集》映後談

《香港導演短片集》映後談:電影人的繆思女神

文:《獨報》記者區恩霖

意念是電影的靈魂,然而靈感並不是說有就有的。《香港導演短片集》作品風格、題材各異的五位導演,在映後談談及這四套短片的共同點:他們的作品靈感,都來自於各自生活中接觸到的事情。

拍攝《無調人間》的陳巧真、徐智彥導演指,當初之所以會創作出這部無對白的短片,是因為他們在真實生活中認識了片中的「演員」。例如在街上拾荒的婆婆、保安員和露宿者,皆是認識後受邀拍攝他們生活的。這些平常並不起眼的角色吸引了導演們的興趣,於是,帶着想觀察更多他們生活的想法,兩人選擇捨棄了劇本,以保留更多真實的畫面。他們採用將攝影機放好再離開,以及將演員安置在拍攝環境,再任由事情發展下去的方式,來製作出《無調人間》。

《團圓》就更加是李偉盛導演自己的故事,他以紀錄片的形式記錄了阿嫲去世後,父親以及家庭成員在加州處理她身後事的過程。這部短片是誤打誤撞地誕生的,當初導演的父親希望他能夠拍攝一些片段,讓未能出席阿嫲喪禮的親戚留個紀念。他懷着沈重的心情拍下了這些珍貴的片段,途中幾度想放棄,卻總覺得當中有着未能言明但很有價值的意義,於是便放下了攝影機在廚房的角落,最後促成片尾那個充滿戲劇性的長鏡頭。李偉盛導演更笑言,作品與父親預期的溫馨風格十分不同,至今也未敢讓家人觀看這次放映的版本。

講述一對無家可歸的父女的劇情片《黑哥》同樣以導演林森的親身經歷作為藍本。對於故事中居住在工廈要面對的搬遷問題,和作為父親要努力維持孩子生活的艱難,他自己甚有體會。他曾經租用相對便宜的工廈作為工作室,結果與主角黑哥一樣,被地政署驅趕過數次。同時,他亦從與小孩的相處中,體會到他們對環境和家人情緒的那份敏感。有了上述的經歷和感受,加上有關工廈住戶的新聞,《黑哥》便漸漸發展成了今天所看到以人物情感作為主幹、情感細膩的作品。

應亮導演亦將發生過在他身上的事拍成了有關中、港、台三地的黑白短片《媽媽的口供》。在他而言,香港與中國同樣有政治逼害的情況發生。因此他擔憂自己的創作會連累到家人,所以唯有與其分離,並藉去高雄旅行與家人重聚。他一直認為這個創作意念很有意義,但由於發生事情的當下他無法記錄自己與家人的情況,於是便在數年後才重新演繹這段政治意味濃厚的經歷。這部短片與《團圓》一樣,並不只一個版本,除了電影節中放映,以媽媽角度出發的二十五分鐘短版外,亦有一個以全家人角度出發的長版本。為了配合兩個版本各自對視角和節奏的要求,導演在剪法與色調上有不同的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