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士故事》映後座談會

穿越地域限制 ——《的士故事》映後座談會

文:《獨報》記者麥智軒

楊文穎(Doris Yeung)導演的劇情長片《的士故事》(Taxi Stories)入選了香港獨立電影節2018的「當代獨立視野」的專題節目,並進行了本地首映。由於導演Doris最近剛好留在香港,所以電影節在放映後特設座談會,邀請了導演、副導演和兩位演員,分享電影拍攝背後的故事。

這部戲在2017年3月阿姆斯特丹首次放映後,陸續在不同的電影節進行巡迴放映,而香港正是最終站。Doris表示:「能夠將這部電影帶回香港,而且能與家人一同觀看,是讓我感到非常滿足的一件事。」電影的兩位演員亦是第一次觀看《的士故事》的完整版。女主角Shanty說:「我本來並不知道另外兩個故事的内容,只知道自己參與拍攝的故事。」她曾問導演打算如何拍另外兩個故事,但是原來當時還沒有完整的劇本,因爲這部劇本的製作進程是拍攝完一個故事後再發展。是次放映會後,他們都對整個成果感到滿足。

被問及爲何會選擇香港、北京、雅加達這三個城市作爲故事的背景,Doris認爲三個城市代表了亞洲三個不同的面向:香港是第一世界的富裕城市,經濟發展迅速,但人們的精神卻空洞;北京是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管治之下的城市,受到全球化和經濟開放影響,出現了一些問題;至於雅加達,它是經濟起飛的一個東南亞城市,但社會卻存在嚴重的貧富差異。整部戲討論的便是這種階級分歧的内容。

「的士是一個空間,將不同的人聯繫在一起。」導演選擇的士作爲串聯三個不同故事的元素,是因爲乘搭這個交通工具的過程使大家的隔膜減到最低。在的士車廂内,乘客與司機沒有空間和地域的距離、沒有語言的障礙,社會上階級和貧富的差距,甚至是性取向都能夠暫時被放下,大家都處於一個平等的位置。他們可以説話,也可以選擇沉默。也許正如戲中北京的士司機所言: 「在這裏,我們都是一樣的人,同樣有權愛與被愛。」

最後演員子龍跟我們分享了一個有趣的花絮:Doris非常重視演員表現和鏡頭推移呈現的效果,在拍攝的兩天前便要求演員進行彩排,代入角色的情緒還有該場景的氣氛。Shanty補充:最難忘的是在香港拍攝的的士場面,導演爲了避免拍攝過程中有太多雜音,車的門窗必須關得牢牢的,所以拍攝現場比較局促,而且時間頗長,所以過程是蠻辛苦的。「所以可見,Doris對每一個拍攝的場面和鏡頭都非常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