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本土意識在十年間遍地開花 —
《香港本色》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陳秀花 Eva Chan

來自德國的馬寶康教授(Dr Malte Philipp Kaeding)在今年的獨立電影節帶來了他的首部紀錄片《香港本色》。片中紀錄了香港人於過去十年的抗爭過程,不但拍下社運人士梁天琦和黃台仰等人的自述及經歷,還走訪來自不同光譜的政界人士,從中港矛盾談到立法會衝突到本土意識抬頭。映後談主持崔允信形容當他首次聽到馬寶康要拍香港電影時,笑言以為他要為外國知識分子拍有關學術談論或研究的電影。馬寶康是德國人,也是在英國教書的學者,卻拍攝香港本土派題材的電影,箇中原因他對觀眾一一徐徐道來。

本土主義背後帶有一種情緒

馬寶康於2000年初曾在香港浸會大學讀博士,當時的論文是比較台灣和香港的政黨如何建構身份認同。他當時感覺到「那時沒有人真正關心這個話題,但是我一直覺得『香港身份』正在重新開始」。因此當本土主義這個話題於2011年至2012年出現時,他已經訪問了總共八十多位的社會人士,但他意識到自己的觀察仍未夠完善,「除非我善於觀察情緒,並撰寫有關情緒的書,否則我無法真正好好地解釋問題」。他表示透過使用另一種媒介,例如紀錄片,能有效地表達本土主義背後的那一種情緒,包括人在面對觸犯法律時,內心的情感表達,以及其行為背後的原因。

台下熟悉馬寶康學術文章的觀眾,形容自己是期望於紀錄片中看見他的學術工作,透過外來者的角度去分析香港的本土主義,然而看完紀錄片後,反被電影中所表達的人本主義,兩位主角的自述及經歷所打動。另外也有觀眾表示整部電影中最感動的一部份,便是Ray與Alan於德國難民營中的生活,及Ray用手機自己錄製的一段影片。他解釋影片中能解開人們對本土派人士逃跑後的疑問,也讓人知道他們在德國很努力地生活及學習,而且盡力將香港所發生的事情告知外界。

身份認同、本土意識

馬寶康的家人在二戰時,是東德(即現時波蘭領土的一帶)的難民。雖然他自小在德國長大,但對於自身的身份認同卻存在懷疑。當有觀眾提及他作為西方的學者,對於研究香港、探討香港本土主義,進行拍攝或譯寫學術研究時,他會將自己定位為外國人抑或香港人的身份,他表示雖然自己在香港居住了五年,亦對香港的身份認同有興趣,但最大的遺憾是没有香港身份證。另一方面,當他剛剛開始讀博士研究的時候,没有人讚同身份認同、本土意識,但十年間香港發生的各種類型社會問題,例如中港矛盾、立法會衝突等的源頭,都與香港、中國的身份認同問題有關。

有觀眾提及最近發生的反送中運動是以無領袖者的流水式抗爭運作的(俗稱「無大台」),這與2017年本土民主前線所帶領的本土主義大相徑庭,亦非由泛民派所延伸出來,這是否一種另類的本土派延續?馬寶康形容本土主義的核心思想被各政黨採納,現在很難去分辨本土派及泛民派的陣營,但他們擁有不少共同之處,例如同樣是集中保護港人身份和利益;以批判眼光看待中港關係,認為融合是一種錯誤;尋求一國兩制以外的出路。因此這場運動是由這兩種陣營的人所驅動的,而本土主義亦是這場運動的核心思想。

推廣香港的本土主義

當中有不少觀眾亦提問馬寶康是否有計劃將此紀錄片向其他國家推廣,也有觀眾認為香港現時的情況並未得到足夠的國際關注,而他對德國如何與香港局勢建立更密切的關係有否特別的看法。馬寶康形容Alan與Ray在德國的難民營中,與德國政黨有着良好的聯繫,亦積極地與歐洲聯盟的所有國際組織交流,所以他認為香港人已經為此做了很出色的工作。因此,不妨考慮將香港的本土價值推廣於其他,也有類似經歷的國家,例如波羅的海或東歐國家、新西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