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時代下且聚且散 —
《散後》(加場)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楊耀淋 Richard Yeung

《散後》在2013年開始構思,陳哲民導演從五個不同文化背景的年輕人身上,探討年輕人擦出的火花和散聚,了解身份認同的問題。創作過程中剛好遇上雨傘運動,為《散後》添上更濃厚的時代感。

社運與文化認同

有觀眾在映後談談及自己十分感動,並對陳導演能夠將香港近年的社運和虛構劇情扣連起來表示驚訝。導演被問到《散後》的拍攝計劃,他解釋構思時並未發生雨傘運動,自己想寫的是1997年前後香港年青人的故事。他指在《散後》加入社運是巧合,也是有意識的。構思《散後》時未有雨傘運動,但自己很早定下五個年輕人的感情關係,寫出他們的悲歡離合。恰好遇上雨傘運動,就將五個年輕人放置在大時代下,探討他們如何選擇自己的關係、文化認同。

被問到為何聯繫到反修例運動,陳導演笑言純屬意外。《散後》在2016年尾已拍完,不過因電影不斷延遲,剛好又碰上反修例運動,就在沒有資金、資源情況下,加入反修例片段,將五人的故事更緊扣現在。不過這沒有令故事變動,在雨傘運動後,各人都已經有自己選擇,他們會在某年某月某日,決定自己的去留,恰好發生的反修例運動,只是令每個人當時的選擇更明顯。

角色的選擇

有觀眾對角色的設定好奇。陳導演解釋決定主角是香港大學學生,是因為作為編劇需要選擇自己熟悉的東西來寫。陳導演在香港大學就讀四年,而且香港大學生勇於爭取權益,即使在六七暴動後,學運仍此起彼落,到現在各大專院校也敢於參與社運,所以選擇香港大學。

說普通話的女角色也引起觀眾好奇。陳導演指他接觸很多新移民,了解到他們移民的過程中不斷失去一起生活的朋友,當他們來到香港,不敢再回顧過去,所以電影大部分時間該女角色都說粵語,最後卻說普通話,導演認為她不會再回香港,也不會回顧在香港的時間。

由於《散後》說雨傘運動後年青人的故事,有觀眾問有沒有考慮加入香港年輕人在雨傘運動後的心路歷程。陳導演亦指自己有留意到這些元素,但受困於當時決定和拍攝而未能加入。另外導演亦認為紀錄片拍有關雨傘運動後香港年輕人心路歷程更真實、更「到肉」,而《散後》是劇情片,不是可以拍很直接的題材。導演亦提到電影結尾是寫「人散後」,最終還是想聚焦於人在「散」和「聚」中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