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理情感,繼續前行 —
《佔領立法會 + 理大圍城》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陳晴軒 Chan Ching Hin

是次分享會,邀請到此次電影節的節目策劃——崔允信先生與觀眾分享。這兩套紀錄片中的事件發生的時間距上映日子遠則半年近則數月,而且對於香港及香港人來說,都是沉重的回憶、深刻的傷疤,那些流過的血、損失戰友的悲痛,對暴力的恐懼,於這套電影中忠實呈現,震憾的畫面直搗心靈深處。

情緒的衝擊

對於好電影,每一個人都有其主觀的準則,節奏、劇情、符號,各適其適,但對於這兩套電影,觀眾似乎未能以我們過去對電影的一般標準看待,在這件與我們息息相關的社會大事、共同的歷史傷痕之中,跟隨電影的畫面中的抗爭者共同呼吸,勾起內心的悸動。不少觀眾大力讚賞電影中的剪接以及鏡頭運用,加上電影所引起的共鳴,沉重的氣氛低迴於觀眾席間。

不同於《散後》、《香港本色》等講述過往的香港抗爭,《佔》及《理》紀錄的反修例運動仍持續至今,在香港這個資訊爆炸的地方,當事件還未有結局,情緒不斷累積,我們也未有空間收拾這半年的情緒。不論你身處何地、身當何位,只要你對於這場運動有投入過,也必定對於佔領立法會,理大包圍戰兩事帶有強烈情感,不少觀眾於映後談中,紛紛表示心情沉重,甚至說引起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來形容對於電影的感覺,幾乎須再作一次情緒整理,才可繼續出發理性討論、面對未來。

面對或逃避

主持人並導演均希望觀眾給予意見,如何時公映這兩套紀錄片。有觀眾認為電影的距離感太近,令觀眾的情緒未能梳理好,過於沉重,應待塵埃落定才繼續安排放映,好讓觀眾有空間細想回顧。其後,即有觀眾持相反意見,認為電影應該及早公映及討論,正因為當事件尚在進行,每一個運動的碎片都是一個好的工具讓人反省,雖然觀眾的確有強烈的情緒困擾,但在情緒的陰霾之中,我們更應面對苦痛,以苦痛化為力量繼續前行。痛楚已經存在,並不能依靠逃避來處理,更應直接面對這種不安,以反省過往的自己的不足,才可以不會白費手足的犧牲以及流過的血。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是一句口號,但不止如此,更多的是「手足」以血汗自由去換取的盼望,未來的願景。事件來到今天,這兩套電影的紀錄,使觀眾能夠再次面對創傷後的遺留,直接地面對情緒,才能銘記每一個人的犧牲。將血汗,悲痛拾起,為已經失去的人、繼續留守的人奮鬥,才可真的光復香港,完成這場屬於我們的時代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