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歐旅拍,令人上癮的自由創作 ——《浪人情歌》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黃蕊獻 Susane Wong

來自馬來西亞、旅居日本多年的導演林家威,拍攝獨立電影出身,在製作商業片《愛在深秋》(2016)後,帶來低成本、少人手、隨興創作的《浪人情歌》,並來到香港獨立電影節與觀眾輕鬆對談。

紀錄式的劇情片

《浪人情歌》的緣起是一場旅行。2017年,林家威赴東歐旅行,在斯洛文尼亞首都住進了這部戲的主人公土耳其人Ferdi經營的旅館。那時Ferdi非常熱情招待林家威,更告訴他自己是巴爾幹半島的「最後一個蘇丹」。起初林家威對這故事很感興趣,打算將此拍成電影,但他笑言,去年再回東歐時卻發現每個遇到的土耳其人都說自己是「最後一個蘇丹」,才知曉一切未必為真。

只是,林家威拍攝東歐的欲望沒有因此而減退。他帶着兩位日本攝影師和收音師,還有一位想當演員的日本女性朋友,拿着一部Canon 5D Mark II,輕裝上路,希望以紀錄片的製作模式拍攝一部劇情片,拍出來感覺卻很豪華。「拍紀錄片要捕捉一些不可控制的事,等某些事情發生,但我沒有耐性也沒有時間,所以希望自己創造劇情。」

Ferdi與Nurdan的故事

不少觀眾好奇,在沒有任何準備之下,《浪人情歌》的情節究竟如何發展。林家威坦言,初到東歐時,Ferdi的花心放蕩和夜夜笙歌已令他印象深刻。當他隔一年再見Ferdi,卻驚覺他已結婚。Ferdi和太太Nurdan都是穆斯林,林家威很好奇,Nurdan是否知道丈夫外出花天酒地?他曾直接詢問,得到的答案是不知道。林家威推想,Nurdan的隱瞞可能是礙於面子或者不便於人前透露,當中大有故事,便決定以Ferdi為創作中心,拍攝Ferdi與太太的故事。

《浪人情歌》沒有劇本,林家威起初以拍紀錄片的名義跟着Ferdi,他的經歷和所到之地均成為電影的一部分。除了Ferdi兩夫妻,也找來Ferdi的朋友甚至路人出演,亦為那位遠道而來的日本朋友安排了角色。林家威會即時根據環境和人物編寫情節和角色,以英語告訴Ferdi,並着他以自己的語言演出來。林家威笑言,沒有翻譯,他根本不知道Ferdi是否按他的要求演出,也不知道他講了甚麼對白,後來剪接的階段找人作翻譯,才再按已有的素材剪出整部作品。

林家威指,Ferdi開拍以後發現不是紀錄片曾覺得失望,但米已成坎,唯有繼續。電影上映後他很高興地向人介紹自己是演員,又在賓館裏播放電影予來客,反之Nurdan則是不太情願讓人看到。

浪人的獨立電影

有觀眾關心《浪人情歌》中「浪人」的日本元素,電影節藝術總監崔允信笑言此譯名為他們共同討論出來,原本林家威提議《浪子心聲》,後來輾轉才成《浪人情歌》。不過,林家威指此片某程度上都是日本電影,因為資金、班底、後製都是日本,雖然演員和拍攝地都不在日本,卻引人反思電影國籍的界定。

拍過《浪人情歌》後,林家威會再拍怎樣的電影?他直言,雖然拍這部電影遇到很多問題,但過程很自由、很開心,甚至對這種拍攝方式「上了癮」,於是去年夏天又在東歐拍了一部類似形式的電影,現在已完成初步剪接。今年三月他會在日本大阪拍一部與當年《戀戀南方》(2013)製作規模相近的電影。林家威之後的電影路會怎樣走?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