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未來虛擬世界的寄寓 ——《涅雲奴》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馬趣筠 Karen Ma

導演吳家龍在今年的獨立電影節帶來了他的作品《涅雲奴》,是一套以虛擬網絡世界為題材的電影。映後談主持崔允信指出,現今的年輕人似乎對創作有關科技、虛擬世界等題材的電影沒有太大興趣。問及導演為何反而對這種題材感到執迷,吳家龍表示在電影中製造和建構一個世界對他而言是最有趣的事,而虛擬科技就是其中一種能做到這件事的方法。他之前創作的兩套電影都與「夢」這個題材有關,而《涅雲奴》中的虛擬世界亦能視為對這個題目的延伸,並能從中探索兩者之間的共通點。例如吳家龍早在他的上一套電影——1999年的《夢之旅》已預示了現今網絡發達的世界的出現。

在電影的空間中呈現網絡世界的思考框架

台下的觀眾對這部電影的表達手法表達了不同的意見。其中一位觀眾指出,導演在電影中透過虛擬世界的設定敍述了同一個故事中不同的可能性。然而,電影中卻使用了「線性」的敍事脈絡敍述了這些同一個時間點上不同的選擇,令他較難跟隨電影的脈絡理解整個故事。問到導演會否認為這是電影在整個故事或敍事手法上的「破綻」,吳家龍表示這或是他在敍述整個故事上的不足。但這種方式卻最能表現網絡世界引伸出的「零碎式」的思考模式,因而達至展現虛擬世界這個主題的目的。相比起敍事手法,吳家龍更着重於在電影中捕捉網絡世界中具有多重選擇的思維框架。

這位觀眾亦就電影的鏡頭和拍攝手法表達了意見。他認為《涅雲奴》拍攝虛擬世界,卻回歸了電影媒體的特色,使用電影語言如空鏡和景深效果等,沒有展示網絡世界中常見以CG技術合成的影像。對此吳家龍表示他更着重於在他的鏡頭和影像中呈現電影的空間,給予觀眾更多想像的空間,而電影式的影像亦能呈現較清新的感覺。另一主因是製作這種合成技術的影像需耗費較多時間,而導演亦不希望在這方面耗費過多心力和精神。

對未來的寄寓

有觀眾希望導演能就這部電影當中帶出的訊息多加闡釋,因為她不肯定這部電影是否寄寓香港日後的情況,還是對香港現時受網絡影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被網絡重新改寫的情況作出批判。吳家龍表示《涅雲奴》應該屬於前者。他認為電影中作出的批判主要跟建築和城市空間有關,而這跟他的建築系背景亦有關係。他指出這部電影中更多的是對未來具前瞻性的寄寓,描繪出他對未來世界的想像。在《涅雲奴》的故事中亦有包含導演對香港住屋問題的想法。問及導演為何不在故事中對這個問題再加以敍述?吳家龍表示這會成為另一個完整的故事,因此在這個以虛擬世界為主軸的故事中只能稍稍提及。加上若從住屋問題的角度看,主角在《涅雲奴》中經歷的故事如虛擬旅遊等也彷彿是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法,這或會變成對現有解決方案的否定。

另外有觀眾留意到電影中其中一幕,是片中的男女主角在中國和香港的國旗下分手的畫面。問到這一幕有沒有甚麼特別的含意?吳家龍表示這個畫面並非他刻意設計,也沒有刻意使用國旗這個象徵符號,只是在遊輪碼頭拍攝時剛巧拍到這個景象。他在後來重看這些片段的時候才發現其中的意象,也預計到會有觀眾覺察到這個畫面。適逢拍攝這部電影的時間是2014年,在那時之後香港發生的事也能與當中的意象相呼應,因此導演相信這個畫面的意象亦能打入一些觀眾的心坎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