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鏡頭聚焦參與者/誰真正關心政治? ——《傘步》、《兩個偽左膠》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劉詩敏 Happy Lau

《傘步》—— 將鏡頭聚焦參與者

《傘步》以導演朱迅一人之力,從戴耀廷宣佈佔中行動開始,在這七十九天,一步一步遊走三個佔領區,訪問近五十位雨傘運動參與者,以鏡頭見證催淚彈火花四濺、警民對峙及衝突,到最後營帳一一被拆走。當被問及驅使他當時前往拍攝的原因,朱迅表示:「深明這場運動對香港人之重要,所以必須有所為,我可以做的就是紀錄。」

提及雨傘運動,人們往往會想起「佔中三子」、「雙學三子」等標誌性的名稱,但朱迅指出,自己故意不把《傘步》的鏡頭長期停留於這群領袖身上,反而執意刻劃佔領區內不同身份的抗爭者,例如以急救義工去描繪槍林彈雨的混亂、借在街頭編織黃絲帶的人娓娓道來三個佔領區的特色、學生面對家人的反對與堅持自我原則之間的掙扎。導演朱迅強調,參與者是雨傘運動的核心,不論是學生、急救義工、家長、物資站義工……正是這群參與者令運動得以延續。

《兩個偽左膠》——誰真正關心政治?

同是講述香港社會運動的《兩個偽左膠》則由兩名抱有電影夢的「偽左膠」Isaac和曾家榮出發,講述二人邂逅民主女神後開始接觸社運風潮,懵懵懂懂地遊行示威,卻不知其所以然。當中有一幕是兩名學生在Isaac和曾家榮前大談自己的政治觀,令到對政治一知半解的Isaac和曾家榮面面相覷。導演水月雖然沒有現身映後談,但邀請了在《兩個偽左膠》中扮演學生的馮望榕及吳蓁到場代答。

年輕人如何看政治

雖然是同級生,但二人看待「後雨傘時代」的香港社會的態度截然不同。馮望榕表示,雖然雨傘運動沒有實質改變政制,但重點在於能夠喚起社會對本土事務的關注。他認為香港現在處於混亂狀態,但公民意識有所提高,整體來說是好的改變。相對之下,吳蓁則顯得悲觀,認為現今市民普遍政治冷感,公民抗命的動力減弱。他指「偽左膠」正正代表受環境影響而參與雨傘運動、不是真心支持及明白運動背後理念的人。吳蓁表示,經過年月洗禮,雨傘運動的精神有否繼續流傳下去值得深思。

即使近年的政治事件令到人心惶惶,不少人更打算移民,但吳蓁強調在絕望之前必須思考有否補救方法。談到時下年輕人對雨傘運動、普選以至於香港政治環境的看法,馮望榕認同長遠的政制改變比短期經濟考慮更重要。但二人均表示在同儕中彌漫着政治無力感,認為爭取普選已沒有希望,甚至不再關心政治。

「偽左膠」並非「真右翼」

《兩個偽左膠》多次提到北歐哲學家斯拉沃熱齊澤克(Slavoj Zizek),齊澤克學會的代表何偉亦現身映後談。有觀眾問及「偽左膠」是否等於「真右翼」。何偉表示,若果根據導演的定義,左膠代表不切實際,忽略現實環境,只表態但沒有長遠實際行動的人。何偉形容「偽左膠」主角Isaac和曾家榮根本完全沒有在社會運動中付出,連「左膠」的程度都達不到,以致二人的結局都很可悲。何偉強調,根據齊澤克的理論,當領袖為了維持道德純潔性而將所有暴力行為視為激進,或在行動時已預計自己會失敗,這種「政治潔癖」會令社會運動永遠不會成功。他又笑說《兩個偽左膠》有不同的解讀方式,能以政治、哲學角度出發,甚至可以看作青春愛情片,戲稱觀眾可以多看幾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