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忌諱地宣揚個人信念——《甘浩望巡禮之年》映後談

人稱「甘仔」的甘浩望神父從意大利來港超過四十年,江瓊珠隨甘仔穿梭於各城市之間,記下這位不拘一格的神父之生命軌跡。這次獨立電影節的放映,便有幸邀請到甘仔和導演江瓊珠一同向觀眾分享。

拍與被拍的動機

當初為甚麼會拍這套紀錄片?江瓊珠表示,自己一直都關心香港社會發展,曾任記者、出版,後轉拍紀錄片,從2006年反世貿到菜園村保育均有參與,創作不斷。她曾在1997年寫過一本有關甘仔的書,後來於2003年和2006年也拍攝過甘仔,當時沒有甚麼強烈的意圖,只是因為在香港,「如果你想拍東西,一定會想起他」——這個熱心關注社會的意大利神父。到了2017年,江瓊珠眼見香港過去數年發生了很多事,加上當時甘仔已屆七十歲,來港亦已四十年,是很好的時機做點總結,於是便開始有意識地拍攝甘仔並組織材料,最終製作了這套紀錄片。江瓊珠直言,她希望通過人去講社會事件,藉着甘仔的經歷,見證香港社會運動的變化,並彰顯甘仔的熱情與使命感。同時,她也希望透過甘仔去說小人物的故事,例如在中國大陸以甘仔的名字來開餐廳的人。

很多人會覺得,神父應該很低調,不應張揚自己的生命,那為何甘仔會願意被拍?甘仔即引福音說,如果有人問關於自己的理想和生活的目標時,倒沒有甚麼要告訴別人的;但如果有人問自己為何要支持別人爭取好的生活、應該如何跟他們一起走解放的道路時,便可以大方地告訴他人自己所想所信,不用太低調。這也是他願意接受拍攝的原因。但甘仔也強調,始終不可以太出風頭,也要留意拍攝者的動機。

宗教與政治的堅持

也許因為如此,無論在電影還是映後談,甘仔都不忌諱宣揚他的個人信念。不少觀眾關心甘仔對宗教、社會和政治的看法,包括甘仔如何看近日中梵簽署主教任命臨時協議以及中國對地下教會打壓。甘仔即表示,他支持教宗的做法,認為現行協議能令地下教會合法化,使非法主教成為合法主教;而破壞十字架等打壓地下教會的做法,理應無阻人們信仰的堅持。他反指,香港人對中國大陸普遍存有太多恐懼,認為共產主義就是萬惡,但對他而言,共產主義講求平等、解放等思想與天主教某程度上是相通的,而且今時今日中國對宗教信仰的包容已遠超於五十年代之時,認為大家不應過分擔心。

事實上,甘仔對共產主義的擁戴已廣為人知,他不諱言自己是毛派,當年在意大利受中國文化大革命思潮影響,也受青年們甘願放棄個人利益、與群眾生活的理想感動,因此踏足中國大陸並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在香港,認同國際主義的他近年又協助中港家庭甚至難民爭取居留權,辦居留權學校,甚至於映後談也不停強調香港只是作為橋樑的角色,應開放大門,尊重中國及世界各地來的人民。江瓊珠笑言起初訪問甘仔時也很吃驚,因為他這些直接的言論受很多香港人抗拒,現場觀眾亦好奇,如此左傾的甘仔會否受教會排擠、難得到港人支持。甘仔坦言,雨傘運動過後,自己時常都會與朋友辯論、吵架,但教會領袖也沒有對他怎樣。而他也深知自己的思想不僅在香港,在中國大陸也很難得到別人支持,只是這些都無阻他對自己所信的堅持。

甘仔的政治理想在現場引起不少熱烈討論,或許江瓊珠的話是最好的總結:「不需要說服他,因為他不會被說服。」而最重要的是,當其他人在毛澤東思潮退卻後,不再信共產主義,甘仔仍然篤定地相信,並且付諸實行。「他沒有逼大家做,這是我們還可以接近和親近他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