構築傘運的模樣——《扯旗、我要真普選和……》映後談

文:《獨報》記者馬趣筠 Karen Ma

廖韜帶來的這部作品可視為眾多傘運紀錄片中較特別的一部,沒有紀錄太多的衝突場面,反而選擇聚焦在兩個人物身上。談及這種選擇的緣起,廖韜表示她在傘運的現場看見影片中的主角正在築起帳篷。她形容築起帳篷的動作是一個由「沒有變為有的過程」,而這個「用自己的雙手為抗爭付出」的情景觸發她開始拍攝這部影片。她在2014年11月初開始拍攝,在認識片中的徒弟後跟隨他認識了他的朋友,而他們亦成為了廖韜的拍攝對象。

創傷與理解

放映當天,主角之一的「師父」亦有到場,卻沒有參與映後談的環節。有觀眾問到導演後來是否有繼續追蹤影片當中的人物,廖韜表示,傘運後期的環境愈來愈惡劣,存在很多變化。傘運當中有很多無名的抗爭者,他們或會視是次運動為一次創傷的經驗,並因而變得敏感和充滿恐懼,因此未必適合繼續拍攝。映後談主持崔允信對此表示,比起對抗爭路線的討論,現今電影中對傘運的討論應更着重於感情的理解,例如本土派的年青人與傳統泛民之間的相互理解。

另外有觀眾留意到電影的結尾的海報和音樂,問及其意思與片名中英文名相異的原因。廖韜表示結尾如戰鼓般的音樂是希望讓觀眾過渡情緒,平衡看完這部影片過後的失落。至於其英文名字是一個歌名,是為了對應中文名中「扯旗」對男性生理現象的象徵,使用了「墮胎」這個女性的象徵。而中文名字中的「扯旗」、「我要真普選」和「……」則分別代表影片中三個不同的單元。至於海報中省略號的形狀則是雞蛋的象徵。

「左膠」的迷思

談及被指「左膠」的問題,廖韜指事件的緣起是片中的徒弟表示希望能「打那些『左膠』」的時候,她的朋友剛好在旁指出她正是「左膠」之一。廖韜表示,她支持左翼思想、質疑資本主義,但她不理解該如何定義「左膠」。她與片中的徒弟曾討論這個問題,他亦表示不知道該如何定義,徒弟的朋友卻回應指妨礙別人的便是「左膠」。廖韜認為這種對人的標籤並不公平。崔允信指出,現今的人過分放大彼此之間理念不同的問題,但實際上這只是很平常的事,例如影片中的主角亦能接納理念不同的廖韜對他們的拍攝。

個人與大環境

最後崔允信問到,影片中有摻入主角之一師父的家庭紀錄片段,這會否暴露了他家庭方面的隱私?廖韜回應指,她是在公共空間進行拍攝,師父也願意接受她的拍攝。她有向師父太太指出她在師父身邊時有可能會入鏡,也提醒她注意自己的行為。最重要的是,她表明了自己拍攝的權利,向師父太太指出她無權要求自己剪走任何片段。但廖韜認為她紀錄的人都是這場運動的一部份,而在影片中紀錄的只是他們在這場運動裏的模樣。他們當刻呈現的模樣也與整個社會大環境息息相關。